桂林香格裡拉大酒店作為新的城市景觀,像一方金印或鎮紙,壓在漓江岸邊,金光閃閃,氣宇軒昂。酒店的公共休息區很多,落夜睡下前,去花園散步,讓居住與自然的接觸更為直接。酒店里的菜園,餐廳里的香料都是來自這裡,除了辣椒還有百香果、薄荷等。
  在桂林這樣一個山水城市裡,到處散佈有孤峰、且多且怪,河溪、湖塘、泉池,且清澈且蜿蜒,在這種傳統的山水崇拜里,夾雜在其間的城市新建築大多是陶土磚、質感漆、仿木隔柵、坡屋頂、斜飛檐、暖色調,低調而乖巧。唯有霸氣外露的桂林香格裡拉大酒店作為新的城市景觀,像一方金印或鎮紙,壓在漓江岸邊,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金光閃閃,氣宇軒昂。在以往的入住經驗里,它與其他香格裡拉大酒店的普通外觀差異很大。果真,酒店市場傳媒部經理林松齡告訴我們,酒店的外觀的確很像一座壯麗輝煌的王府,也是風水佈局的結果。
  芳草的美麗循環
  不過接下來松齡沒有馬上帶我們登堂入室,而是轉身去了犄角旮旯處的一處小菜園。
  這裡面積不大,植的是一些常見的既能食用、藥用也可觀賞的種類,諸如薄荷、紫蘇、紅背菜、百香果等,每種植物都有自己的個性,手摸著那一片片綠葉,便可初識它們的性情,比如散髮著香甜檸檬香的紫蘇,是蜜蜂最喜愛的,也被稱作蜜蜂葉。與紫蘇擠擠挨挨在一起的是薄荷,葉子平滑而高雅,我一直認為是芳草里最具柔情的植物,它能開出藍色的花穗,雖然不是那種令人眼前一亮的花束,但卻別具魅力,可愛動人。
  酒店餐廳烹飪所用的香料都來自這個菜園,而作為調味品,是17世紀法國人和拉丁語系的人們讓這些芳草極致發揮了它們在烹飪方面的作用,摘下一片薄荷放到嘴裡咀嚼,能感受到食物中調料和人類口味變化的豐富歷史。菜園裡的百香果還沒成熟,綠綠的掛在枝頭,果樹的高度與人相當,因此很容易被摘取果實,成熟的百香果有類似羅漢果一樣棕紅色的硬質外殼,用刀剖開來挖出裡面黃綠色的籽,再倒上蜂蜜沖調成的飲品這幾年很流行,我在北京的餐廳里也見過大廚據此做的甜品,用百香果籽配上紫色土豆泥盛放在紅色玻璃小樽里,再撒上一圈金箔,一派中國式的華麗意境。
  居住與自然的直接接觸
  酒店雖然霸氣,高度卻沒有超過桂林的地標象鼻山。大堂9米挑高的中庭,有兩個碩大的桂花花紋的苗族銅鼓,據說真實可敲響。449間客房,有448幅不同的漓江山水畫裝飾床頭,還有一間是總統套房,用的是桂花花紋的錦緞裝飾,有這樣的過渡,窗外的千峰綠水便可以自然地連接夢境。
  套房帶有露臺,可以做燒烤和火鍋晚餐,只需提前向酒店預訂,就會有專門的廚師和服務團隊準備好用餐的所有細節,這是桂林香格裡拉特色的個性化訂製餐飲,而這足不出戶的餐飲,讓客房更自然地充滿了家居的氣氛。當然,作為基本配備,餐飲在桂林香格裡拉也是一大亮點,別看廣西和廣東是近鄰,桂林所處的桂北地區受百越文化的影響並不大,倒是有著深厚的楚文化底蘊和情結。因此就特色而言,辣咸當道、註重當地風味的桂林菜最值得一試。
  酒店的公共休息區很多,落夜睡下前,去花園散步,讓居住與自然的接觸更為直接。蟲鳴破夜、風聲過樹,柚子樹、夏橙樹還有上百年的大樟樹,二月里還能掛著果實。充沛的植栽另一個好處就是很自然地營造出建築的層次感來,如果站在附近的山上,沿著漓江展開,酒店重檐、坡面屋頂在樹冠中此起彼伏,相當壯觀。
  江寬地共浮
  由於多次到過桂林,以酒店為目的地,將完整的時間消耗在酒店裡面,符合我一以貫之的旅行方式。當然也會利用個把小時外出走走,尋找少有人至的新鮮之地。我決定去松齡推薦的堯山,這裡離城市只有不到10公里,又是城市的最高峰,視角會很不一樣。這座由砂岩和頁岩組成的山體高大雄渾,不似平地上其他崛然特立的孤峰而呈綿延之勢,是真正的山。堯山植被豐茂,山麓有我國現存最大保存最完好也最清凈的明代藩王墓群,靖江王陵。車能到山頂,佳勝佳城,在每個上山的轉彎處都越來越分明。陰天里登山頂,雲去霧來,峰隱水現,天地相連,雲霧相結,喀斯特山峰構成的桂林一帶的峰林平原竟像一鍋剛出鍋的饅頭水汽蒸騰。李商隱曾言桂林城:城窄山將壓,江寬地共浮。翻譯過來就是群山點綴於城外城內將城壓住,寬闊的漓江卻將桂林浮了起來。這種格局與意趣,也只在堯山才能看得明白。
  帶著一身水汽返回酒店,直接進到水療中心,這是在所有香格裡拉大酒店不該被忽略的體驗之地,山、水、日、月、星、晨、白雲、藍天8間芳香理療室,集合歐式面部護理以及亞洲特色按摩項目,服務都是根據個人需求而定製。溫熱的按摩油被倒在身體中央,撫推、輕掃移動的手法仿佛水波涌動全身,軟化貫通了每個穴位和關節,終於在浮出“水面”的那一刻解放出身體里的某種小疲累小尖叫。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魯綠綠  (原標題:桂林香格裡拉大酒店 漓江畔,蟲鳴破夜、風聲過樹)
創作者介紹

tc71tccx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