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黎鴻英26日起訪問中國,他是作為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的特使前來北京的。多方分析稱,黎鴻英此訪意在緩和中越緊張局勢,越南外交部發言人25日就黎訪華的聲明不乏積極調子,此外越方近日表示要補償5月份遭到打砸的中國企業。但越南以往不乏說一套做一套的表現,這是個需要“聽其言而觀其行”的國家。
越南是中國鄰國中多面性最突出的之一,現在很難說中越誰對發展兩國友好關係的興趣更高。中越領土糾紛嚴重,中國改革開放後僅有的幾次戰事都是同越南發生的。中越政治制度上的大體一致有利於兩國和兩黨溝通,但這對消除兩國分歧的作用非常有限。
中越博弈,誰的優勢更強呢?從戰略上說,中國的優勢不容置疑。但在戰術上,情況要複雜得多。領土問題對中越雙方都屬於核心利益,但中國的力量優勢,越南可以用它的距離優勢抵消一部分。兩國都有決心,但中國的決心客觀上需要同我國全球戰略其他決心進行協調,越南國小,可以將全部註意力集中在南海。
此外,美國搞“亞太再平衡”,使越南有機會把美國的力量引到中越爭端中。儘管美越無軍事同盟關係,但雙方仍可以相互支持,互作籌碼。與此同時,日本也在往南海擠,越菲互挺,這些因素加在一起,共同構建了越南同中國這一地區巨人周旋的資本。
中國周邊的所有問題深究到最後,都是美國要阻止中國有可能成為亞洲主導力量的問題。越菲自身較弱的力量加上美國介入南海的意願,與中國強勢的力量加上大國為實現崛起維護周邊和平環境的壓力,構成了中越之間以及南海上更真實的力量對比。
需要指出的是,這隻是南海形勢的常態,但如果中越矛盾激化,打破這一“平衡”的主動權絕對掌握在中國手裡。中國有臨時擱置其他戰略目標集中對付周邊任何一個挑釁者的能力,在這種情況下,挑釁者的損失肯定大於中國的損失。這也是越南更願意減少硬撞,而選擇同中國打太極的重要原因。
越南對徹底改善同中國關係的動力並不強。中越都是社會主義國家,都承受著來自西方的政治壓力。對越南來說,背靠中國,是其國內政治穩定的根。但同中國在地緣政治上對立,西方顛覆它的勁頭就會放鬆。越南現政權到底有多大願望同中國交好,將取決於越南國內政治穩定的形勢。
中越的問題是兩國之間的,但解決問題的環境卻是地區性的,甚至指向亞太的更大範圍。中國大概無法做到僅在中越之間就能把兩國的問題消除,但我們當然更不能只照顧大戰略,任憑中越問題的做大。同時關照不同方向的利益是中國必須自我培養的能力,中越這條線不應拖中國大戰略的後腿,這需要我們對處理它採取積極而堅決姿態。
  越南這樣的國家,承受著多方壓力,內部意見不可能鐵板一塊。中國需要有撬動越南對華態度的更多選項,要讓河內知道,它對中國撒潑耍賴,搞“拉美製中”,比它把對華友好作為國家戰略的機軸是更昂貴的選擇。
(原標題:越南派特使來華可不是“服軟求和”)
(編輯:SN171)
創作者介紹

tc71tccx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