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10月21日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近日發表文章稱,最近,關於日本走向的話題不絕如縷,是走向軍國主義,還是繼續和平主義?日本何去何從,關乎區域興衰與福禍。因為日本無疑是個問題大國。觀察日本發展走向,離不開兩面鏡子,即歷史和日本國家路線。
   文章摘編如下:
  一是“歷史”鏡子
  以歷史為鏡看,日本歷史,尤其近現代史書寫的歷史真跡、文化歷史觀,是一面挪不開的鏡子。幾百年來,日本從未放棄過征服亞洲大陸的基本政策,其核心是赤裸裸的侵略擴張。其思想淵源是德川幕府末期出現的“海外雄飛論”。所謂“海外雄飛論”,是當時日本儒學家、國學家和洋學家從不同角度集中論述的對外擴張主義思想,矛頭指向朝鮮和中國。
  民族性的東西是有歷史傳承的。桃太郎傳說就根植於日本民族的歷史中。桃太郎傳說作為一種精神象徵物,深深地鑲嵌在日本人的靈魂里。桃太郎傳說體現了日本民族精神:為財富侵略別族。日本文化中還有一種“皇國史觀”,即軍國主義歷史觀,其核心就是把日本說成是“神的國家”,日本的國土等都是“神”給的;將日本軍國主義者發動的侵略戰爭說成是“自存自衛”。今天安培政府及右翼的言行、歷史觀和“自豪感”無出其右。
  日本軍國主義不是現在才有的,而是有其歷史原因。從明朝中葉倭寇禍害鄰國起直至現代,日本奉行的就是軍國主義路線。日本若不能從“錯誤的思想”中走出來,就難以走上正確的道路。
  二是“國家路線”鏡子
  現實的鏡子尤為重要。即建立在某種發展觀上的國家道路或路線。觀察日本是否繼續它的“和平主義”路線,更重要是看它正在選擇走什麼道路。日本國內有三條道路爭論:一是走“和平主義”;二是走“大日本主義”;三是走遵循區域化、全球化趨勢的競合路線,即加藤嘉一的中間路線。
  “和平主義”和“大日本主義”的發展觀,是日本思想家石橋在20世紀初提出的主張。“大日本主義”是把軍事力量和武力征服放在首位的軍國主義、國家主義,核心是“軍事立國論”。而“和平主義”則是通過改革內政,促進個人自由和活力,立足於產業主義,以達到利國富民之目的,核心是“產業立國論”。
  選擇“和平主義”的“絕好機會”是日本戰敗;上世紀50至70年代,約莫實行了30年。從20世紀初開始的大部分時間里,日本都在奉行“大日本主義”。
  現在奉行“大日本主義”主要依據是:日本自然稟賦與市場條件,認為國家地域狹小且資源稟賦先天性不足,完全無法滿足強大的工業生產能力。國際情勢變遷,認為實行70餘年的“和平憲法”已經不適應國際形勢,與其經濟大國地位不相稱;“軍事立國論”現實基礎具備,戰後建立的雄厚工業基礎、科技實力、物質財富、人才儲備及軍事實力,為推行“大日本主義”提供了物質條件。
  日本是一個“忍者”國家,崇尚“武士道”精神。它以何種方式去追求“大日本主義”日本夢,確實難以臆測。需要指出,日本已發展到了某種歷史關頭,它選擇什麼樣的國家發展路線,對東亞鄰國影響不可掉以輕心,東亞鄰國可謂是首當其衝。若無法把握其和平主義,那麼“兩手準備”就是唯一可行的選擇。  (原標題:新媒:日本從未放棄征服亞洲 中國須做兩手準備)
創作者介紹

tc71tccx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